电话

为什么一半孩子要去读职高?央视揭开真相!

  • 分类:学考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7-21 08:38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为什么一半孩子要去读职高?央视揭开真相!

【概要描述】

  • 分类:学考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1-07-21 08:38
  • 访问量:
详情

来源:央视财经

 

2017年教育部发布了一项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攻坚计划,在计划中,教育部明确表示,在2020年“中普比例”要达到平衡,要实现普高和中职人数比例5:5

 

这就是饱受家长诟病的“一半孩子要去读职高”。

 

老是有家长很疑惑,为什么要定出一个50%初中毕业生分流到职高的政策?爸爸妈妈都是大学生,说实话很多人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孩子去读职高!

 

但是,无论家长接受与否,这都是一个趋势。

 

近日,央视财经频道播出了一则报道,道出了其中的真相。

 

 

制造业招工难

求职人没来,来了离职人

 

哪怕高薪高福利也似乎难得到年轻人的青睐,这是为什么呢?先来看看一位网友的招工日记。 

 

 

广州番禺一位网友,近日被领导派去招工,没想到成了他工作以来最大的难题。

 

在很多制造业发达地区,招工难的现象存在多年。有的企业为了留住一线工人,只能采取不断涨薪策略,还有的甚至将稳定员工写进了企业战略。

 

浙江省慈溪市某企业负责人胡力君说道:“我们在去年工资基础上,增加15%到20%工资。”

 

有媒体报道,近日江苏一家电子厂以月薪8000元招来的普工工人,刚到现场就被隔壁电子厂以月薪1万元抢走了。

 

工厂为什么招不到人呢?

 

浙江省慈溪市某企业负责人胡力君说:“招一个技工,可能每月15000元也不见得能招到。”

 

如今工厂工人主要以90后、00后年轻人为主。

 

他们生长在中国经济腾飞的时代,生活条件和受教育程度普遍比前辈更高,思想更自由,活得更自我,不愿意待在活多钱少的工厂里。

 

 

疫情期间新增骑手四成

曾是制造业工人

 

一边是毕业生难就业,另一边却是大批工厂难招人。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劳动人口规模近9亿,这么多的劳动力都去哪了呢? 
 

快递、外卖和网约车等互联网服务业快速发展的当下,职场新人有了更多选择。

 

中国急速壮大的互联网服务产业,如同一块迅速膨胀的海绵,正吸纳着越来越多的青壮年劳动力。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刘昕说:

“快递行业有一个特点是,第一上手快,第二可以掌控自己挣多少钱,而现在的年轻人更愿意过一种自己能够掌控的生活。”

 

2019年,中国快递业务从业人数已突破1000万人,餐饮外卖员总数已突破700万人。

 

2020年的疫情更是加剧劳动力产业间的移动,某平台曾公布数据:疫情期间两个月内新增骑手58万人,其中40%来自制造业工人。

 

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新年说:

“从本质上讲,这个劳动力群体的转移,实质上是从技能要求比较低的加工制造业,转入到服务业中同样技能要求比较低的快递外卖行业。”

 

2018年的一个数据曾引起轩然大波,当时国内外卖小哥人数接近700万,按比例换算,硕士及以上学历的外卖小哥超过7万。一时间互联网蓝领群体似乎成了藏龙卧虎之地。

 

虽然网信办辟谣了这个数据,但网友们讨论的热情丝毫未减。

 

还记着下面这位外卖小哥用英语帮老外点快餐的事情吗?

 

劳动力产业转移背后的时代变迁

 

制造业招工遇冷、互联网就业火热,虽然机器能取代大量普工需求,却依然难以撼动很多高级技工的岗位,高薪之下往往一“匠”难求。

 

所以,国家要花大力气培养技术工人,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些年强调职高的比例要和普高持平。

 

广东一家电子工厂的负责人方鹤云的企业近期要生产一批制造工艺相对复杂的产品,为找到符合技术要求的工人,方鹤云不惜动用人脉关系,四处委托。

 

 

广东东莞某电子产品企业负责人方鹤云说:“平均一个月至少有15000元以上,麻烦您尽快,我们正缺这个人员。”

 

随着制造业的发展,其就业门槛逐年提高,知识型、技能型劳动力将成为主流。

 

但传统意义上,技术工人三年出徒,十年出师,高级技术工人的培养,的确比快递小哥要难得多。

 

近年来,中国制造业产值连年递增,截至2020年,连续十一年保持世界第一制造大国地位。

 

中国从制造业大国通往制造业强国的趋势不可阻挡。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说:

“制造业是能够衡量一个国家生产力的重要水平,科技进步,还有互联网社会,其实都是在提高制造业的能力和水平,并不是取代制造业。”

 

 
“教育的错配”

 

《三联生活周刊》曾深度剖析了这种现象,文中特意点出了“用工荒”与“就业难”的失衡。

 

中山大学国际金融学院博士后蒋帆和中山大学国际金融学院副教授张学志在研究中发现,2015年在接受了高等教育的就业人口中,仅有约一半的人能够找到专业技能含量较高的工作。

 

清华大学社会学院教授李强曾批评,各高校往往在培养环节相对简单,需要的硬件条件、设备条件、辅助条件不多的专业上实行扩招,其结果是造成了人才奇缺的实用型岗位找不到人才,而不实用专业的人才堆积。

 

放在历史大背景下,就不能不提及1997年金融危机,东亚和东南亚国家遭重创,导致国内就业压力增大。

 

一批原本要直接进入劳动力市场,可能成为工人的年轻人经过高等教育,进入了白领就业市场。这确实可以减轻当时蓝领就业的压力,但今天的劳动力市场的供给和需求已经不同了,读完大学的毕业生并不会因为工人工资的上涨就去做工人。

 

 

 

在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与人力资源学院院长闻效仪看来,高校扩招延长教育年限,提高人的基础能力培养本身没有问题,但问题在于在这个过程中,劳动市场分割被加剧了。

 

“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理论上可以从事很多工作,包括进入生产制造业,但我们默认的是大学毕业生就要做白领工作。”今天社会的职业观念也根植于上世纪90年代末的变化。

 

那时候,工人下岗潮让人们深刻地感到工人是一份朝不保夕的职业,随之而来的高校扩招被许多家庭视作让孩子避免进工厂的最重要的路径。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之前,人们并不把职业教育看成了无路可走之后的教育选择。当时职业教育中的中专体系跟行业联系紧密,技工学校跟国企联系紧密,两者的就业出路都不错。后来,国企和行业都退出了职业教育。

 

在过去近20年,职业教育里不断被提出的一个核心问题是,它培养出来的人和劳动力市场的需求同样也存在一定的脱节。

 

对于中国工厂而言,学历教育没有办法解决它们的燃眉之急,它们对职业技能教育的需求旺盛,但职业教育还没有能够扛大梁。

 

 

 

2019年,国务院发布了被称为“职教20条”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出到2022一大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型转变。方案的第一句就是为职业教育“正名”:“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的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而在当下的中国,职业教育要变成和普通教育有相似吸引力的教育类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现在你能明白为什么有一半孩子要去读职高的底层逻辑了吗?

 

 

 

 --END--

 

本文来源:本文转自高中生学习(ID:gzsxuexige),由高中生学习(ID:gzsxuexige)、高中学习平台(ID:gzxuexiziliao)、高中生家长群(ID:xxggjzq),综合整理自央视财经。图片来源:网络。

宇恒君尊重原创,但本文引用的图片因条件限制,无法联系到原作者,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涉及侵权等行为请及时于本公众号留言或发消息告知。

 

更多精选文章
 
 

1.官方公布!2021江西中考各科试卷及答案来啦!(来自教育考试院)

 

2.【速看】江西省2021年初中学业水平考试新变化!

 

3.这些教学资料,我猜老师你最需要!

 

相关新闻

上一页
1
2
...
47

 友情链接:         211院校           985院校            教育部            新浪教育            腾讯教育            中小学教育            学科网           人民网教育 

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阳明路190号豫章一号文化创投大厦12楼

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阳明路190号豫章一号文化创投大厦12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