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写作干货:给年轻人的一封信(苏炳添、王赤)

  • 分类:热点速递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2-01-05 16:26
  • 访问量:

【概要描述】

写作干货:给年轻人的一封信(苏炳添、王赤)

【概要描述】

  • 分类:热点速递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2-01-05 16:26
  • 访问量:
详情

你依然可以“飞”起来— 苏炳添 

 

朋友们: 

 

收到你们的留言与提问,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和我同龄的朋友,在担心自己人生“赛道”上的竞争与淘汰。想一想上一次写信还是念书那会儿,为了追求我太太。此刻我正在珠海隔离的第十三天,给素未谋面的你们,写下第一封长信。这种年龄带来的焦虑和紧迫感,也是最近几年我不得不面对的事。 

 

几个月前我刚过了32岁生日。这两年每次参加比赛拿到长长的运动员名单,看到上面只有我一个80后,其他都是 97、98年甚至00后,我心里就在想,“哇,真的是老了”。因为身体机能、伤病等方面的原因,通常短跑运动员到27、28岁就会考虑退役了,很少有过了30岁还在继续跑,并且还能出成绩的。我也受到这种说法影响,一度相信,28岁就是该退场的年纪。 

 

2015年,我26岁,第一次跑进了10秒,创造了9秒99的亚洲纪录。随后的两年时间里,我一直处于状态不好和伤病的挣扎中,再没有接近过这个成绩,我也不再相信自己还能跑得更快。 

 

2017年全运会到来之前,我偷偷为自己打了一份退役报告,我想等拿到这块全运会百米金牌后,以国内最高的领奖台为终点,像我的前辈们那样,在28岁这个年纪,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 

 

但没有想到的是,在全运会的决赛前,我意外拉伤了右大腿后肌,本计划用金牌完美谢幕,却与金牌失之交臂。今天回头再看看,也许我反而应该感谢那次失败,因为正是那份巨大的遗憾,重新点燃了我的斗志。 

 

输掉比赛后,我不甘心地问自己:苏炳添,你甘心就这样离开吗?你是真的跑不动了吗? 

 

当时我跟太太刚刚举行完婚礼,她正热切地盼望着我回归到家庭生活中来。我跟她说了我的想法以后,她没有多讲一个字,取消了我们包括蜜月在内的所有私人计划,全力支持我回到训练场上。同时,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幸运地遇到了我后来的主管教练——兰迪·亨廷顿。 

 

兰迪和他的团队不仅在技术上给予了我巨大的帮助,包括通过针对性训练改善了我肌群力量和脚踝刚性不足的问题;调整我的起跑姿势不合理、起步步长偏小、扒地技术不合理、全程呼吸和速度节奏不佳等情况;更从心态上帮助我建立了强大的信念:我有进入奥运会百米“飞人”决赛的潜能。 

 

“奥运百米飞人大战”是全世界最激动人心的比赛,也是每一个短跑运动员的梦想。随着训练和比赛的推进,我开始相信兰迪并不是在忽悠我,而是我——一个接近30岁的黄种人,真的有可能站到奥运百米决赛的起跑线上。 

 

突破比想象中来得更大。2018年6月23日,我就在国际田联钻石联赛马德里站中,跑出了9秒91的新历史纪录,并在几天后的巴黎站上,再次稳住了9秒91。28岁时看似走到了尽头的职业生涯,在29岁时又迎来了新的突破。更开心的是,和新记录一同来到我生命中的,还有我刚刚降生的儿子天天。作为一名父亲,我想就算是为了做给他看,也要继续跑下去。我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他,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不可打破的年龄“魔咒”。 

 

2019年开年,我信心满满,正准备大干一场时,我的腰部在一次训练中严重受伤了。失望?难过?放弃?这种感觉只有自己知道。在一个周日,我独自走到运动场,站在跑道前,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跑不动了?我的内心很快就告诉我答案——我还能跑,只要克服伤病,苏炳添依然可以“飞”起 来。 

 

人的生命不可能一直处在“高峰”,经历低谷时要做的就是一步一步爬上来。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东京奥运会推迟,让我这个“老”运动员倍感压力,长时间无法参加国际比赛,也让我有些担忧,好在队里把集训和国内比赛的保障做到了极致,我要做的,就是为东京奥运会充满电、蓄足力。

 

2021年4月,在广东的一次比赛中,我逆风跑出了9秒98,这是我时隔两年八个月后,再次破10秒大关。 

 

那个风一样的苏炳添,终于回来了! 

 

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跟我有一样的感受,当你干一行干得足够久了,当你已经足够了解你所做的事当中的每一个细节,你就会产生一种“职业预感”。对于我来说,这种预感就是当你每一次站到起跑线上,你就知道自己今天的状态如何,能不能跑出一个好成绩。 

 

2021年8月1日的那个夜晚,我站到了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的起跑线前,准备冲击百米决赛的资格。一种熟悉的预感浮上心头,这种预感在2018年的马德里出现过一次,那场比赛我跑出了个人最佳的9秒91。“这场比赛有了!”我在心中默念。发令枪响,风驰电掣间,我第一个冲过了终点线。不到一分钟后,我在大屏幕上看到了自己的最新成绩:9秒83! 

 

我赢了,赢了对手,赢了时间,赢了自己。 

 

回过头来看,把年龄当作问题,就是自己给自己设限。当运动员到达一定水平时,这项运动就不再只是身体上的竞技,老运动员更成熟的技术和常年在赛场上积累下来的经验,有时会比年轻的身体更有优势。这一点,我想不管是运动场上,还是职场上,大概都是相通的。 

 

东京奥运会结束以后,很多人问我:“9秒83后,32岁的苏炳添还有可能突破极限吗?”我想说,极限都是别人讲的,我不突破极限,我突破自己。 

 

我没有离开跑道,因为我看到了继续突破的可能。虽然这很艰难,但我想继续坚持。 

 

正在被年龄困扰的朋友们,千万不要因为一个数字,就过早地放弃去探索自己潜能的可能性。到底还有没有提升的空间,有多少空间,都是要靠自己亲身尝试后才能知道。2022 年,不如我们一起,去试试自己的无限可能。 

 

朋友们,不管是28岁还是35岁,你依然可以“飞”起来。 

 

苏炳添 

2021年12月23日

 

 

 

 

 

 
从孤独里找到一束光——王赤

 

年轻人: 

 

你们好!我是一名空间物理学家。当看到那么多年轻人在留言中诉说自己的孤独感,我的内心也十分感慨。因为在我近30年的空间科学研究过程中,最常陪伴我的,就是孤独。 

 

1993年,我26岁,告别家人,孤身一人远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深造读博士。当时还没有国际互联网,联系基本上是靠写信,因为打国际长途电话非常昂贵。当飞机从首都机场起飞时,我也感到一丝孤独和彷徨。目的地波士顿也只是在书上见过的名字,但我是抱着梦想去一个未知的地方,飞机在波士顿上空即将降落时,看到灯火通明的城市,我的心反而放下了,因为我知道我将要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开始我人生新的阶段。 

 

非常幸运的是,我的博士生导师是美国“旅行者2号”(Voyager 2)等离子体仪器的首席科学家,因为这个契机,我接触到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航天项目,让我学到了人类永不止步的探索精神,追求卓越的科学态度和精益求精的技术攻关。攻博的过程是痛苦和孤独的,麻省理工学院的严格要求,让我曾经通宵达旦做作业、曾经在图书馆度过新年、曾经驱车百里去请教问题。但实现理想就是孤独中的那束光,让我觉得永远有希望。 

 

然而,正当我觉得已经融入到这个社会,如鱼得水的时候,有一件事,一件更重大的事让我感到了更大的一种孤独。每次去NASA的喷气推进实验室(JPL)开会时,提前很久就要申请安全许可,开会当天进入实验室时都要戴着一块写有“escort”(护送)字样的牌子。意思是,只要我在实验室活动,身边一定得有美国人“陪同”,我不能单独行动。心里的孤独感和挫败感此时此刻油然而生。 

 

刚好,中国科学院有一个人才引进计划,空间天气学开放研究实验室主任魏奉思先生联系到我,问我要不要回来。我当时刚转为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科学家,工资比博士后时期翻了一倍,这在当时是很丰厚的报酬了。一边是回国几乎要从零起步但给你无限大的科研空间,一边是高薪但充满限制的工作,思考之后,我选择回国。 

 

当时我夫人有过短暂的犹豫,但我在内心已经想好了:我认准了空间科学,我的目标就是在不被限制的前提下专心搞好科研,为我国空间科学事业的发展添砖加瓦。我相信我的工作有价值,我相信我作出了正确的选择。 

 

本世纪初的中国,空间科学水平在国际上差得太远了,这个领域当时没有第一手的观测数据,更多的是利用国外的数据来做研究,你可以想象我们做的事,“别人把肉都吃完了,你去啃啃骨头”。 

 

 

现在回过头来看,虽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 但当你选择了一条自己喜欢的路,很多时候这样的选择并不被周围人理解或支持,甚至要坐“冷板凳”所有事只能自己扛,只能自己一个人,咬着牙往前走。 

 

在我看来,个人的成就和整个国家在这一领域的发展是密切相关的,这个领域整体不好,你个人的发展也好不到哪去。如今20年过去了,再回头看,我当时的确是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决定。我赶上了一个伟大的时代,能将个人的发展融入到我们国家空间科学事业的快速发展中,共同进步,我感到非常幸运,也非常自豪。 

 

与此同时,这些年的经历也让我深刻地领悟到, 一个人要想做成一件事,孤独几乎是难以避免的。异国他乡的漂泊,浩瀚宇宙中对真理的求索,在科研中失去方向的迷茫,这些都是我在年轻时经历并克服过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对此刻阅读这封信的你们更有信心,因为我知道,现在的你们,一定比当年的我条件更好,道路更广,所以就应该更加勇敢、更加自信,如果我能克服,你们也一定行。我会把我克服孤独的3个经验告诉给大家,希望能对你们 有一点点帮助。 

 

第一,接纳“孤独”。所谓万事开头难,越难越容易感到孤独。当初我刚刚回国,面对庞大的领域空白,再大的雄心壮志都被磨掉一大半。孤独是人生的常态,当你认清这就是现状时,你也就接纳了这种真实的境遇,并想办法从0到1开始搭建一个新的“模块”。 

 

第二,学会和“孤独”相处,并借此认清自己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 

 

小时候,在湖南乡村的一个水库旁,我经常躺在田野里仰望星空,漫天繁星吸引我,让我恨不得飞上去看看那里面有什么秘密。那是我第一次立志要研究星星。后来当我真正参与到“旅行者2号”的任务中时,我被宇宙的浩瀚震撼了,更加坚定了我对空间科学这个领域的兴趣。你要坚定地相信,上天送给你的孤独时刻,一定是让你和自己对话的最好机会,别错过。 

 

最后,请相信,当你朝着梦想笃定前行时,一 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理解你、支持你。获得“院士”荣誉的那天,我曾经用“感恩、责任、珍惜”表达自己的心情。我感恩养育我的父母、陪伴我的家人、培养我的学校、提携我的恩师和朋友,以及支持我的单位,为我科研之路打开了全新的可能。如果没有他们,很难想象后来的我能有机会参与“子午工程”“空间科学先导专项”“嫦娥四号”和“天问一号”这些国家重大任务,这样具有开创性的国之重器。 

 

时至今日,我和你一样,仍然时而感受到一些孤独。毕竟,中国空间科学还处于起步阶段,未来要走的路还有很长。愿我们都可以与孤独共成长,从孤独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束光。 

                   

王赤(中国科学院院士)

2021年12月24日

 

 --END--

 

本文来源:综合整理自网络、浮世人物志;图片来源:网络。

宇恒君尊重原创,但本文引用的文章及图片因条件限制,无法联系到原作者,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涉及侵权等行为请及时于本公众号留言或发消息告知。

更多精选文章
 
 

1.官方公布!2021江西中考各科试卷及答案来啦!(来自教育考试院)

 

2.【速看】江西省2021年初中学业水平考试新变化!

 

3.这些教学资料,我猜老师你最需要!

   

相关新闻

上一页
1
2
...
45

 友情链接:         211院校           985院校            教育部            新浪教育            腾讯教育            中小学教育            学科网           人民网教育 

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阳明路190号豫章一号文化创投大厦12楼

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阳明路190号豫章一号文化创投大厦12楼